分类:Article
总有遇到迷茫的时候,心里便会嘀咕着「路在何方」。 对自己的处境和目标分析具体一些,把希望具体化,细致入微,实现这些细节目标的过程中有自由空间。只要是自己独创的路径,就可以少受其他人的堵截。当然独辟蹊径的潜在危险是孤立,应该提早寻找信任的同路人。 路在哪里,得靠自己想。 @zhaobo 2019年10月9日
今年的绝大部分时间,由于个人的工作压力导致的精神状态不稳定,博客中的文章大多以日记 Drafts 的方式撰写,部分文章会视乎心情逐步放出。 如果有关注我的朋友可能了解到,这种情况与上一篇文章中预期的内容有很大的出入,但我坚信自己会继续坚持下去的。
前几天熬夜的晚上,在 Twitter 上心血来潮地记录了些年度碎碎念。今日想来,汇总成文。 Flags 的回收 毕业时候立的 Flags,不经意之间已经过去半年时间,大致方向没有发生偏差,只是进度确实不如自己所愿。举个例子,英语和日语都在闲余时间练习,但练习量不足以让自己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之后也会继续按照这些 Flags 进行自己人生的规划,但确实要更多地花心思。 就业的矛盾点 从毕业到就业,中间有几个月的空档期,找工作的纠结与彷徨只有体会过才会明白。人究竟有没有不工作的权利,这个问题是我在找工作之时总会不自觉地考虑到。这问题从脑子里诞生的源头或许是出于逃避,也可能是基于盛行的「这辈子不可能......
姑且来个声明:我的文章是无终稿可言的。 相信有不少读者是通过 RSS 订阅我的博客的,但是 RSS 的运行机制导致如果我在发布文章后尝试修改文章是不会改变 RSS 中的原稿内容。虽然我在发布文章之前会尝试修正文章的一些小毛病,但生性轻佻的我还是免不了一些逻辑和文笔的错误。甚至,一些陈年旧文,我偶尔翻出来,倘若发现自己在当时候的思想局限与愚昧,便会尝试修改文章。 所以说,我的文章是没有终稿的,只有不断修改的初稿。如果读者们有什么疑惑之处,可以尝试查看原文,个人感觉自己的博客原文的阅读体验还算不错的。 或许耍无赖,但文章的最终解释权终归属于我。
我问 如今国内对于隐私的态度的情况正如李彦宏所说的「中国人不在乎隐私」。虽说,屁股决定脑袋,但很多身处于互联网之类的较为先进技术行业的人,经常以「反正早就被看光」的说法来营造出自己似乎不在乎隐私的形象。我从感情的角度来看,不太喜欢这一种说法,我能感受到当中隐约包含着一种自负。面对这样的局面,我知道我不能改变社会的每一个人,但是我想尝试改变身边的一些人。怎么才能用让对方有切肤之痛地感受到尊重隐私的重要性?(可能我把怎样改变和切肤之痛强行联系在一起会造成偏颇。) 答之 关于隐私的一个误解是,丧失隐私的结果是自己犯的错误被发现。但一定要扭转这种误解......
最近入职于一家国内比较有名气的正版软件代理商公司,这家公司的特点便是乙方的工作模式几乎都是远程办公。实际上,我当初投简历的时候便是看中远程办公这一点,虽然这一办公模式在国外比较盛行,不过在国内仍算是比较新颖的办公方式。对于热衷尝鲜的我而言,这是一个看起来不错的尝试和挑战。 总的来说,现在实际工作方式是:在家中工作,或外出携带笔记本电脑,上下班无通勤时间;而线上工作环境是:PC/Mac + Flock + Trello + Confluence + Dropbox + QQ视频会议。 Flock 是类似于企业QQ,但属于国外的服务,全英文界面,但中文的检索貌似还可以接受,当中对于国外的 Dropbox、Trello 服务的直接集成做得相当的齐全,BOT 的存在也让我拥有在使用 Telegram 时的感......
粉红的味道 估计各位读者看到这标题,如果脑袋中自认相对清醒一些的读者,可能已经开始质疑为何刹时间空气中仿佛弥漫着一股粉红的味道。在现阶段国内的主流氛围中,绝大多数希望国漫好起来的人,都会部分「头脑清晰者」被归根于爱国情怀的洋溢。但爱国无论是同化于国内政治氛围营造的绝对正确之中,还是说回归到反思爱国本身是否绝对正确的问题。事实上希望国漫的崛起并非必须等价于爱国情怀驱使,因为中国动漫这一名词中,虽有中国,但更重要是动漫本身。换个角度思考,倘若日本人 or 美国人喜欢我们的国家的动漫,若这样便认为其是他们爱国情怀驱使,是不是得贴上一个「精中」的标签呢......
最终,我还是决定来一次关于「离线」的行为艺术。 始于昨天,我把自己主要使用的几个社交网络账号都进行关闭与封锁,而这些行为的动机是基于前几天的一次对话,以及对话后的思考。具体的对话内容姑且不提,但思考主要是针对于对自身的审视。 正直、有趣、博学……这些词汇与我自身的真实情况距离太远,但我在互联网这一环境中为了满足自己内心的虚荣而无意识地给自己虚构着理想的人设,甚至这些举动让某些人产生了出乎我意料之外的错误念想,种种情况的发展都不是我乐意看到的状况。虽然我很想幼稚地、简单粗暴地把所有的挫败感和错误都归咎于客观人与事,但道德上的谴责感让我在身......
最近一段时间,我一直在社交网络上分享一款开源免费的名为 Clash 的代理工具,但实际上我仅仅是宣传,而并非其开发者,我因此收获不少新的 Followers 确实不像话。 作为一款类 Surge 的产品,Clash 最大的优势正如其开发者 Dreamacro 所言,就是免费可用。与老牌的 Surge 高昂的售价和不菲的升级价相比,基于 MIT License 的 Clash 在具备桌面端全平台客户端,完整支持 Shadowsocks、Socks5,部分支持 V2Ray,且拥有类似于 Surge 规则分流系统的前提下,却依然保持免费。 在 Clash 官方交流群不到 50 人之时,我便已是当中一员。截止我写这篇文章的今天,这个交流群的成员人数已经达到四位数(1140 人),我也算得上是元老成员。在这人数的变化中,我通过一些观察得出一些结论,颇有意思。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