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扪心随笔
我的乐观在于,像我这样愚昧无知的人,都知道尊重人的重要性。倘若每一个人慢慢被教化和科普到尊重人的概念,我相信未来是充满希望的,大家都会变得更好。 我的悲观在于,像我这样已知道尊重人的重要性的人,除了会被举报,大概还有在会被举报的路上。所有与自由意志有关的内容都会被 Power 剥削,被政治正确劫持。在自然人被教化和科普前,他们已经被伤害成最极端的惊弓之鸟,之后的伤害不会改变他们的已有的观念,只会把不忿的心情转嫁到对应的人身上。 人类要完,从来不是一句玩笑话。这并不分国界。
我像往常一样,把手机带进浴室。洗澡前我需要先打开 Apple Music,挑选一张专辑边洗边听。谈不上音乐欣赏,大抵是背景音,至少我的脑袋在放空思考时需要一些音符辅助。 今天我挑选的是《La La Land (Original Motion Picture Soundtrack)》,是爱乐之城的原声带音乐专辑。其实挑选这张专辑的动作已经重复过上百遍了,《City of Stars》和《Epilogue》这两曲我是百听不厌的,几段旋律便可一下子把我带回到那个浪漫之城的世界中。我总是这样子暂时离开现实世界。 一个人的爱情观总是不断在变化的,起码我是如此的,即便是谈我所理解的爱情,也不过是这个 Moment 的爱情观。 我也曾想用简单的对比来概括爱情,例如有钱、漂亮、胸大的女生大多能吸引我3秒......
羞于承认自己是处男,这种性心态在男性群体中广泛存在。因此,我,作为一个处男,几乎意味着必须直面这样一个问题——我是否为自己是处男而感到羞耻? TL;DR,是的。 我有这样的思考并不是源于我在床上看过爱情动作片自慰后贤者模式下的突发奇想。最主要的原因是我最近回顾重温了一部经典电影《Good Will Hunting》,中文译名《心灵捕手》,在电影中有一段经典场景,这是心理学教授 Sean 所说的一段话。 “你只是个孩子,你根本不晓得你在说什么。所以问你艺术,你可能会提出艺术书籍中的粗浅论调,有关米开朗基罗,你知道很多,他的满腔政治热情,与教皇相交莫逆,耽于性爱,你对他很清楚吧?但你连西斯汀教堂的气味也......
总有遇到迷茫的时候,心里便会嘀咕着「路在何方」。 对自己的处境和目标分析具体一些,把希望具体化,细致入微,实现这些细节目标的过程中有自由空间。只要是自己独创的路径,就可以少受其他人的堵截。当然独辟蹊径的潜在危险是孤立,应该提早寻找信任的同路人。 路在哪里,得靠自己想。 @zhaobo 2019年10月9日
前几天熬夜的晚上,在 Twitter 上心血来潮地记录了些年度碎碎念。今日想来,汇总成文。 Flags 的回收 毕业时候立的 Flags,不经意之间已经过去半年时间,大致方向没有发生偏差,只是进度确实不如自己所愿。举个例子,英语和日语都在闲余时间练习,但练习量不足以让自己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之后也会继续按照这些 Flags 进行自己人生的规划,但确实要更多地花心思。 就业的矛盾点 从毕业到就业,中间有几个月的空档期,找工作的纠结与彷徨只有体会过才会明白。人究竟有没有不工作的权利,这个问题是我在找工作之时总会不自觉地考虑到。这问题从脑子里诞生的源头或许是出于逃避,也可能是基于盛行的「这辈子不可能......
最终,我还是决定来一次关于「离线」的行为艺术。 始于昨天,我把自己主要使用的几个社交网络账号都进行关闭与封锁,而这些行为的动机是基于前几天的一次对话,以及对话后的思考。具体的对话内容姑且不提,但思考主要是针对于对自身的审视。 正直、有趣、博学……这些词汇与我自身的真实情况距离太远,但我在互联网这一环境中为了满足自己内心的虚荣而无意识地给自己虚构着理想的人设,甚至这些举动让某些人产生了出乎我意料之外的错误念想,种种情况的发展都不是我乐意看到的状况。虽然我很想幼稚地、简单粗暴地把所有的挫败感和错误都归咎于客观人与事,但道德上的谴责感让我在身......
旅游这件事真的说不清。虽然谈不上云游多方,在高中以前严格意义上旅游过的地方大概只有广西桂林和香港,但考虑到当时候的年纪比较小,谈旅游感悟显然是不现实的一件事情,因而成年后的旅行感悟的有层次和深度就显得弥足珍贵(大概)。 说回这一次旅行,目的地是云南。本来是七月初出发的,因为舅舅工作的缘故拖后了一个月。对了,这一次也是我第一次和舅舅一起出外旅行。与往常我自己一个人穷游不一样,这一次旅行属于半个豪华游,整个旅程都是高铁 + 包车的模式进行的。这个模式对于我而言算是一个比较新的体验,以往的穷游都是青年旅舍和便宜的单人间凑合着住,路上遇到的人总是各式各样的......
修电脑,越想就越觉得是一门哲学。 修电脑有意义吗?为什么要为别人修电脑?我有没有权利去接受/拒绝修别人的电脑?修电脑的目的是什么…… 这些问题,我曾想了,又尝试着正在想,到头来发现只有文字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实质性的东西丝毫没有产出。可不去细想并不代表这些问题就不存在 ,走神之间,自己以前修电脑的一些事就蹦进了脑海中。 忆起我在大一的时候,对电脑维修不过是启蒙阶段,单纯比别人多了那么一份好奇心。在各种自学重装系统,Windows、Linux 甚至是 macOS,对相关的内容有了自己的一些理解 。后来,因为修好一部电脑,导致全世界都知道我会修电脑,甚至延伸到问我会不会贴手机膜的非电脑问题上1。......
今天在好奇心日报中看到一篇关于三观的文章《我们在社交网络上说的「三观」,背后到底有多少种潜台词?》,对于当中的30个灵魂问题的三观自测颇感兴趣,顺便也在自己博客中一一对应其问题撰写一番回答,我发誓,我是真诚地回答着当中的每一个问题。1 Level 1 「可以聊天」型: 聊天的时候用表情包来斗图,这种做法是超好玩还是超无聊? 介乎于好玩与无聊之间,不喜欢也不会去用低俗、辱骂、诋毁、带字的表情包。 最近一次粉上的明星,是「人生努力型」还是「人生赢家型」? 我向来只认可有才华的人,不努力的人或许有天赋但不会有才华,有才华的无论是努力系还是天生赢家,都值得敬佩。 「假唱」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