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卑,抑郁与不可能

326 字
抑郁的人,总会向着自己的灵魂叫喊道「我是不可能摆脱这种无限的痛苦的」。

自卑的人,也同样会向自己的心灵呐喊道「我是不可能摆脱这该死的自卑的」。

我曾经是一个抑郁症患者,到现在同样是一个自卑到极点的人。我不为被歧视而掩饰,同时也不打算用此作为自己博同情的筹码。但倘若必须使用话语来表达,那么抑郁与自卑就如同骨子中的一些杂质,几乎不可能被清除干净的。甚至可以理解为,在有限的生命内,这些东西将会伴随我的一生。

自己能做的,就是把当中的百分比给降下去,要么用无色无味的水般生活去冲淡,要么就是引进新的杂质(企图让潜在可能的化学变化得以实现)。

总而言之,我的一生,将会是或逃避、或挣扎、或不屈的一生,并不接受也不能接受任何的怜悯和同情。

缺乏理想的现实主义是毫无意义的,脱离现实的理想主义是没有生命的。
时间线是公共的,正因为如此,才是个人的。 个人的真诚,属于公共的价值。对于别人的关切,我用回复完成,所以我其实回复人家的都相当认真,认真地承接人家的话题。至于自己的「自主」的时间线,我恰恰觉得基本上想怎样就怎样才是对别人最大的负责。因此我的自主时间线上一堆似乎是莫名其妙的东西,其实那就是我相当真诚的表达。这样我觉得自己和别人之间的关系算是一种努力协调的方式。我一直记着孔子说的「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应该是这样一种自由但又不伤人的境界。这种境界如何达到? 在推特时间线上我在做一种努力,你也可以有你的努力。另外,还有一个是不是取悦大众审美的问题。不讲究大众审美,不去像微信文章一样,用一半的字数去给大家掰开揉碎了把自己的观点消毒嚼烂弄成跟婴儿吃的糊糊一样,虽然有各种口味但都很好消化,我选择不这样,但并不意味着蔑视大众。可以展现出新的......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Shuijiao reply

    引进杂质,增加杂质浓度,直到原来的本质成了杂质

  • Hue reply

    然后一辈子就过去了。@Shuij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