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何看待京紫(二)

1,366 字

在京紫13话放送完结后,我秉着总结的心思,决定再写一篇关于京紫的文章。

快节奏时代的四不像

这是我昨晚看完最后一集后所发的Twitter。我依旧无法对这部作品评分,但我依然给出了评价——快节奏时代的四不像。


作画 >= 音乐 >>> 剧情节奏

没有话题性的文艺片,却在宣发上选择了高话题性的手段。不是纯商业片,却用了纯商业片的手段。事实上,想摆脱业内的圈地自萌并不是靠高调就可以的。

作画精良,如同之前所有PV表现的水平,几乎没有崩坏的画面,远景、分镜、人物细节大体上没有犯严重错误,也证明了京阿尼的画师们的工作模式是可取的。可惜以日常称霸业内的京阿尼,每逢战争场面便开始逻辑崩坏,出戏几乎是必定存在的,表现力度免不了掉了一个档次。

音乐不多言,最近都正襟危坐地细听京紫OST和歌曲集。如最后一集中的歌曲插入是优秀到没朋友的犯规级表现。本质音乐番

剧情节奏的问题,与我如何看待京紫(一)中我所谈及的那样。明明是利用单元剧的形式来叙事,每一个故事就算不能对剧情的推进起到一致水平的作用,但起码不能存在过多的偏差。可石立太一的24分钟,若登场人物太多,要交代的事情太多,那么就把OP和ED给砍了;当剧情内容太少的时候,又强行用壁纸图来凑帧数和凑时间。每一个单元剧故事的剧情对Violet产生的深化作用不一,而偏偏又有着同样的24分钟时长的篇章,最终导致了这种怪异的节奏感。石立太一这监督想在24分钟的时长内表达出42分钟的内容,确实是想得太多,想得太美。


反复故意炫技=审美疲劳

京紫确实拥有优秀的作画和分镜,尤其最后一集中Violet眼睛与少佐渐行渐远的分镜头,都是实打实的极致体现,虽然我对治愈系动漫有一定的免疫效果,但最后的气氛渲染可以说是顶尖级的操作。但有些「啊!这光!啊!这水!」的画面,真的不宜过多使用,背景环境渲染气氛固然重要,但是重复使用,借此来强行占据时间则是一种无能。人物的眼神细节第一次使用是独到描写,但事不过三,少佐基尔伯特、少佐的哥哥和少佐战友霍金斯的眼神,同一个镜头虽精致却用了数次,事实上并没有那么多的难言之隐。再美好的画面、动作神情,若谈不上高雅深邃,滥用与反复必会导致审美疲劳。按照剧中的表现,很多时候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却俨然有了一种旅游广告和心理教育片的感觉。

当中观感较好的几集都有一个共同点,便是剧情的推动中有笑料,笑料中有感动。这种手法在《冰菓》中可谓淋漓尽致,会有一种「看得很开心又有忍不住的感动」。可京紫中,存在一种石立太一式的一意孤行,通过语速慢、欲言又止的眼神、燃烧经费景色描写的顺序进行分镜设置,并重复再重复,大量笔墨用力渲染,可最终用力过猛反倒成了一味的压抑,产生偏离而陷入一种「我真的很痛苦」「我真的好想念」「我真的……」的矫情中,观众缺乏必要的代入感,观看时的注意力被分散,不知道该注意画面,还是剧情本身。其实《冰菓》的「我很好奇」也存在类似的问题,不过武本康弘能完美圆场,甚至上升到一种领域式的「精神污染」让你不得不陷入其中。京紫在这方面的处理稍逊一筹,容易让吃瓜观众产生「很无聊」的感受,与剧情推进下成长中的Violet相比,回忆中的她更显反差萌。


新作抑或是新坑?

13话播出后,官方在Twitter上宣布了京紫全新作的消息。貌似是完全抛离第一季的内容与剧情而制作的第二季内容,依旧是石立太一监督。究竟是一路黑头也不回,抑或是脱胎换骨正名自己呢?

我不知道,正如我给京紫的评分那样。


传送门

系列文章《我如何看待京紫(一)

一些点缀人生的「无用物」
以往,我的文章均是开放评论,甚至曾想方设法尝试使用过多说、畅言等国内评论系统,只为更稳定的评论环境。但随着这些系统的倒闭,所谓的稳定只是一厢情愿 后来,考虑到维护成本,我把评论的平台改为系统自带评论。这确实满足了长久稳定的需求,但间接性地不利于迁移。倘若我放弃当前的博客系统,所有的评论则难以转移。于是,我选择关闭评论框,但依然保留 Telegram、Twitter 等社交入口置于博客中。 可我真的是在乎那些评论吗?我所追逐的理应是更为长久的东西。 我反复地与自己对话,并联想到一个新闻——挪威公共广播公司 NRK 旗下的科技类网站 NRKbeta 推出一项功能,即对于一些报道,意图评论的读者先得回答有关该文章的三道多项选择题,才可以发表评论。简而言之,文章需「阅读理解」后方可评论。这样的设定必定会减少评论的数量,因为很多人在看新闻或文章之前都会以刻板印象的姿态去看待问题,甚至只是通过标题......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