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博客的一些事儿

1,629 字

除了每天都保持着在 Day One 中撰写日记,最近的一个月都没怎么写作,对于博客中的文章仅保持处于一种维护精修的状态1。其中唯一严格意义上仍在更新的,只有我最近的那一篇关于 Home Screen 摆放的文章

我不由得要去想这个博客的出路。

首先要提及到热情与兴趣的问题,对于一件事的进行的动力是依托于一些内在或外在的东西,热情与兴趣显而易见是前者。毫无疑问,我依旧对写作本身怀有浓厚的兴趣和热情,文字当中所包含的力量灌注、情感输出都让我敬畏。但现今,由于缺失一些外在的评论/反馈/批评,让我无法准确定位自己的水平,这无形中成了我最为头疼的事情。对于薛定谔式的读者,哪怕后台数据会显示有新的 IP 浏览我的网站,但考虑到操作的成本2,仍无法准确知道究竟自己的读者有多少,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否看过我的文章。

诸如此类的情况直接导致了一个左右手互搏的结果:博客的撰写仿佛自言自语,但更有效的自言自语理应是在日记当中。由于公开性和私密性的对立性,我不可能把博客作为自己日记的平台场所,这并不符合一般逻辑和道德需求。在面临这种矛盾之时,逃避是我认知中最有效的方法,这也导致我的博客陷入了沉沦。

之前一段时间,自己的博客曾经历过一次精简,最后修改后剩下四个主题内容,分别是「博客公告」、「数字朋克」、「书影音游」和「扪心随笔」。在想出路的时候,自然而然就会审视内容的质量和方向问题,而我自己对于博客这四个话题内容的一些想法和考虑💭,也在下面罗列一下:

  • 「博客公告」无疑是更新量最少的,包括这篇文章在内,一年也写不了几篇文章,大多是围绕着博客的各方面维护。博客本已是明日黄花,一个博客的存活与否,其实对于很多人而言只是某一数字垃圾从制造到丢弃的精简过程,「公告」一词在我的博客的设定中被有意无意地增添了一丝煞有其事的色彩,如此一来这个主题具备最无聊和无价值的属性。
  • 「数字朋克」以往的更新量尚可,曾参与到「逃离屏幕」行动中的我,从认为数字化生活是极好的,到对数字化生活本身充满了警惕和恐惧,这种几乎颠倒的心思转变让我有意识地减少更新量。在审视过往的相关文章的过程中,发现自己消费主义导向和自我机器化的文章并不在少数,而这并不应该成为我所追求的最终目标。出于这一层面的考虑,是否能发掘一个全新的角度去写相关的文章是这个分类是否可以继续更新存活的关键。
  • 「书影音游」更新量类似于前一分类,与豆瓣式的纯文艺不同,我更多的是将数字技术和文化艺术结合来撰写文章。严谨地考虑到本人接触艺术文化类较晚,也是最近一两年的事情,相比起其他沉浸在艺术文化范畴十多年甚至更长时间的、拥有更多资源的人而言,我的文字显得肤浅苍白、错漏百出。出于自知之明,大科普无力说,小心思不敢言,于是这一主题成了最难获得共鸣的存在,哪怕有共鸣一般直接进阶到深度共鸣,但这种情况我几乎不敢奢望。
  • 「扪心随笔」是上面提及到的左右手互搏的最佳体现。一方面,我虽然重视互联网上的个人隐私问题,但出于对被关注的渴望,这种潜意识的驱使下仍会让自己在互联网上进行不自觉的人格塑造,这无意识间产生隐私与欲望的冲突。另一方面,记录自己的生活本来没有什么错误,但现实生活中的疲于奔命已经让大多数人心有不快,还怎么好意思让他们去考量互联网上素未谋面的陌生人的生活呢。这个主题存在完美诠释了「鸡肋」二字,无论更新还是不更新,自顾自式的、不讨好式的文章,最终只是己之瑰宝,他人之垃圾。

以上内容弥漫着「丧」的气息,但若在这种情况下,我依然有幸成为你的阅读源之一,希望你能评论反馈一下,我希望能通过外在的一些东西来激励自己,这对于我个人而言是一个向着会变更好的方向出发的契机。这应该算得上是我呐喊求援。

至于被质疑能力有限却仍在写作的问题,我的回答是,我从未否认自己能力不足的事实,例如如今我仍处于投简历石沉大海、到处求职无人收留的状态,现实生活让我疲惫得快无力应对。但哪怕表露自己内心情绪的文字也不幸地沾染上了虚弱羸惫的气息,我还是想继续写。

——致我内心的那一丝「我能写」的阿Q精神。


  1. 看到读不顺畅的文字的重新组织修改  

  2. 为了浏览速度,个人将域名加入到了 Proxy 中,出现变动的 IP 无法辨别  

条条大道可通的罗马,并不是一朝一日建成的。
相比起国内现在的那些算法新闻媒体平台的喧嚣,我更倾向于相信属于自己对于资讯需求的算法。当然,我并没有完全排除个性化类的算法新闻媒体平台,诸如依然保留着轻芒杂志和即刻等较新的资讯平台,但主要的获取资讯手段还是 RSS。 这篇文章严格意义上是搬运前人栽的树,但这样的汇总对很多人而言其实并不差。 RSS 的讨论和阅读流程 What is the RSS? —— Wikipedia; 《当我们谈论RSS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奔跑中的奶酪; 《后 RSS 时代生存小册子》—— Code iteration ; 《论 RSS 的「复兴」》 —— 少数派 Platycodon; 《是RSS复兴的时候了(翻译)》 —— fengkx's Blog; 《在线阅读处理流程:从需求、到方法、再到工具》—— 少数派 Hum; 《用 GTD 的方法结束稍后读》 —— 少数派 Hum。 RSS 工具 RSSHub,强烈推荐!万物皆可 RSS,微信、知乎、BiliBili UP主更新等,Demo 地址:https://docs.rsshub.app/; 《2018 年主流 RSS 服务选哪家?Feedly、Inoreader 和 NewsBlur 全面横评》—— 少数派 Platycodon; 桌面端本地 RSS 阅读器推荐 —— irreader,推荐阅读:《irreader-......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能坚持写博客真的很不容易。博客这种形式目前在国内感觉已经不是主流了,博客内容传播和反馈机制是个问题,比不上社交网络的传播性和即时性。自建博客对于一般用户门槛有点高,所以很多人选择公众号或是博客平台。不同形式的“博客”就像是数字网络中每个人不同的名片,通过博客可以更好地了解一个人。

    比起社交网络,我认为博文有助于整理自己的观点并与他人分享,这对于交流观点来说是种很好的方式,只是现在很少有人愿意写稍微一点的文字了,很多人也不愿意看长一点的文字。在网络上看到别人和自己有类似观点和生活方式的时候,感觉还是很好的。

    说了这么多,还是希望博主能一直更新博客。希望能以后能通过社交平台或邮件多多交流。:)

  • @chengchengdu 对啊,坚持写博客真的不容易。在大众都被植入了长文章就应该在微信、头条中看的观念,数字时代的名片的发展并没有按照互联网的原教旨的方向进发,反而成了一切都考虑着如何将流量转化为金钱的游戏。这注定了博客终究还是是少部分人的自留地。

    但正恰如此,微信公众号太多了,每天生成的文章成千上万,即使是好文章,人是不懂得珍惜的。博客圈子小,文章不多,一旦构建了人和人的联系,那么博客就不仅是孤岛,哪怕很长时间才出来一篇文章,但只要灌注了心血,从心地写作,那意味着是思想之间的碰撞和交流。对于这种精神取暖式的圈子,人才会珍惜。这不是微信公众号要公众号筛选后才放出的评论,或者说朋友圈式的朕已阅可相比的。

    出于好奇心,我翻查了一下你的博客、微博与 Twitter,原来在 Twitter 上我俩早已是双向 Follow。至于你的博客,资讯、书籍、文章点评的文章也给我了一些思路,颇有湾区日报的 Feel。

  • freebeer reply

    从Tel的channel过来,看到作者本篇博客。读到文中各点内容都深以为然。“博客”这一形式现在确实已经颇为old school了,但也正因如此,就像作者对楼上的回复所说,还在这个圈里的人才会格外珍惜(我从此也会将贵博客加入到阅读源之中,珍惜并学习)。而作者提到的“非自觉人格塑造”问题,其实我本人还是很爱好在各博客晃悠,欣赏各种“塑造成果”的。至于最后所说的“己之瑰宝,外人之鸡肋”,是否不用急于下结论?比如这类文章也可算“人格塑造”的一部分,而起码我对各作者的”塑造结果”都非常感兴趣。那么这些文章对我来说,就绝不会是垃圾了。

    希望这啰嗦的反馈不会叨扰到博主,也希望贵博客能继续下去。谢谢!

  • @freebeer Hi,很高兴认识你,没想到 Telegram 中居然有活人(笑)。说起来,昨天是我的生日,这评论确凿是一份不错的生日礼物,感谢。

    看到你评论中的「爱好在各博客晃悠,欣赏各种『塑造成果』」,这一心情让人莫名感动,我很能理解这种构建行为,在精神层面上的窥私从来都是有趣的。能成为你的阅读源之一也是我的荣幸,毫不夸张,毫不虚伪。

    关于「己之瑰宝,外人之鸡肋」的问题,用李如一先生所说的「湿货」来总结这一类型的文字输出。当中是包含着我的一种自以为是的自怜,叛逆从来都是我的标签之一,社会主流意识形态中单独某一个人的情感输出是微不足道,主流的倾向是对个人情感的抹杀/不尊重,以求得主旋律统一和前进(后退)步调一致,当看到一些优秀的、非反智的、道出真相的文字无法被主流所获知,那些鸡汤属性的、功利属性的营销文却轻易被分享,这种不满的感情部分地移情到了自己的文字上,这或许算是一种自恋吧。

    Anyway,再一次感谢你的到访,「啰嗦」用在你身上实在太不应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