矫情的我未就业

1,101 字

现在的我依旧是处于未就业的状态。

最近,所有现实中的朋友看到我,都第一时间问我是不是已经工作了。当我说出我还没工作的时候,大多数人都显得很意外,人这种生物会本能地对以往乐于自我表现的人进行关注,可惜这一次的被关注者是我。姑且不考虑他们的反应的真伪,这种多人询问的焦虑和压力,让我自以为失去了矫情的动力,可在不断地说服自己不是矫情的时候,我又陷入到了矫情圈套的命题中。矛盾的煎熬不能忽视的,让我确凿乱了心神。

我想做什么,我能做什么,我要做什么。

这是我现在正在考虑的问题,但其实我知道这些问题的解决办法就是不是去想这些问题。可这一系列的考虑已经暴露了我的致命弱点——自我怀疑与自负不合适宜地并存。

我的没自信若单纯归罪于原生家庭的问题明显是不妥当和完全的,自我塑造是成人的关键所在,我深谙其道。我在做任何事情之时,第一时间不是对事情本身的发展作判断,而是对自己的能力作判断。对于就业的问题,我看着招聘的那些一行行要求,即使现有对招聘的知识问题已经可以解读当中条目所包含的实际含义,但在做决策的时候依旧自我欺骗地按照字面上的意思去判断,这便是连一鼓作气的 Moment 都直接跳过了。

有人说,你这是高不成低不就的心态,但我了解自己并不是这样的情况。大家都是在寻求机会,而我是即使有机会在面前我也会把机会放弃。竞争、抢夺、对抗,这些大家都争相自我证明的时候,我却从一开始就自认为会一败涂地。之前在 Know Yourself 的公众号中了解到关于一些心态上的问题,明白了自己对别人自我证明的表现的不理解本身就是一种自负。自负地认为自己可以找到更适合自己的方法,自负地认为自己可以破坏现有的约定俗成而获取到更大的利益。这种该死的自负阻碍着我,虽然我嘴巴上说不喜欢把人和事打标签,但事实上自己最喜欢就是给自己打标签——可又仅仅想要正面的标签,一旦是负面的、差评的标签,反倒深化了自我厌恶,现在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万劫不复的地步了。

@zhaobo 说得没错,中国式领导都不知道自己决策时在想什么,单纯是按照惯性去做就好了。我一味地嘲笑着中国式的各种落后陈腐,但实际上我自己本身比这些 Broken things 更不具备说服力,在实际问题的解决上,我不过同样依赖着惯性去做每一件事情,作出一个又一个错误的判断。我生活现况的真相是,我的能力其实不足以去支撑我去采取淡然的方式面对生活中的各种压力,道理吸纳、解构哪怕我很懂,也只是止步于懂。

我想,最大的错误是,自以为活着就是为了自我实现。跳不出框架的,Flags 立再多也是自我欺骗。自我实现的过程太痛苦,结果可能是快乐的,但不去自我实现的话,也仅仅是不快乐,而未到痛苦。

考虑问题的时候基于自我怀疑,作出判断的时候却基于自负。

这种恶性循环已经造就了我至今仍旧失败的人生。现在应该只是因为怕痛所以才活着。

哎,矫情的我。

缺乏理想的现实主义是毫无意义的,脱离现实的理想主义是没有生命的。
前几天在 Twitter 上发表了一张关于数字时代的爽文合集的图。 这张图是我用 幕布 1撰写并自动生成的 为什么我会制作这么一张图呢? 之前一段日子是苹果 App Store 的十周年,我翻查了自己在 App Store 中的购买记录,看着第一个购入 App 是 OneNote,感慨时间飞逝。在早期我是 Windows Phone 系统的用户,但 Windows Phone 的不思进取,一如既往地与时代的脱节让我没意识到移动互联网的时代的发展居然如此迅猛,当时对相关资讯、新闻的了解也止步于IT之家之类的软粉媒体社区。在这种社区中,对 Apple、Android 等外物嗤之以鼻是社区主流的氛围,若你长期在这种氛围中驻留,必定会沾染到某种排外反智的气质。 大一购入了我人生的第一部 iPhone 后,在软粉社区浸泡已久的我,依旧恃着自以为是的诺粉心态瞧不起 Apple 家的具备暴发户气质的产品,但后续在对 iOS 中高质量 App 的发掘中才发现原来在使用 Windows Phone 的我完全就是数字时代的原始人。以往因为不了解,所以总会以标签去划分......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