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电脑的那些事儿

764 字

修电脑,越想就越觉得是一门哲学。

修电脑有意义吗?为什么要为别人修电脑?我有没有权利去接受/拒绝修别人的电脑?修电脑的目的是什么……

这些问题,我曾想了,又尝试着正在想,到头来发现只有文字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实质性的东西丝毫没有产出。可不去细想并不代表这些问题就不存在 ,走神之间,自己以前修电脑的一些事就蹦进了脑海中。

忆起我在大一的时候,对电脑维修不过是启蒙阶段,单纯比别人多了那么一份好奇心。在各种自学重装系统,Windows、Linux 甚至是 macOS,对相关的内容有了自己的一些理解 。后来,因为修好一部电脑,导致全世界都知道我会修电脑,甚至延伸到问我会不会贴手机膜的非电脑问题上1

自此各种维修络绎不绝。

之后,修电脑的成功率一直都是80%以上,评判的标准是一般我交货的时候电脑是可以用的,有些确实是硬件坏了我没办法修,把这一部分硬件问题也算在内,得出了上面这个数字(大概)。但修电脑太多太频繁,就会衍生出一些恶作剧的心态,在修电脑的时候我会在电脑中搞些彩蛋,例如故意不帮忙激活电脑或 Office——这些一时半刻不会暴露的恶作剧。我当时候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会尝试去做恶作剧,现在想来,也许包含着一些对那些觉得帮修电脑是义务的人的报复心理。除此之外,大概是正版意识的启蒙吧。自己不用盗版的同时,也希望别人不使用盗版。但纯粹地想,主要还是前者。

而今天,又帮了一个人修电脑。「又」其实是一个很无力的词汇,我在毕业之后本以为帮别人修电脑已经翻篇儿了。TeamViewer 远程操控,看着黑色的壁纸桌面,多少又有了一分熟悉感,这种基于自己校园生活的熟悉感。在过程中,我发现沉淀久了,反而又有了成就感,这是在之前修电脑太多时所稀释的玩意儿。到现在,我再一次发现,原来以自己擅长的技能来帮助别人确实会让自己的内心好过。

不过回头可能我又要嘲笑自己的矫情了,万一修的量一多,可又得不到对应分量的肯定,人又开始萎靡和自轻了。


  1. 造就了我「贴膜 Boy」之名  

缺乏理想的现实主义是毫无意义的,脱离现实的理想主义是没有生命的。
旅游这件事真的说不清。虽然谈不上云游多方,在高中以前严格意义上旅游过的地方大概只有广西桂林和香港,但考虑到当时候的年纪比较小,谈旅游感悟显然是不现实的一件事情,因而成年后的旅行感悟的有层次和深度就显得弥足珍贵(大概)。 说回这一次旅行,目的地是云南。本来是七月初出发的,因为舅舅工作的缘故拖后了一个月。对了,这一次也是我第一次和舅舅一起出外旅行。与往常我自己一个人穷游不一样,这一次旅行属于半个豪华游,整个旅程都是高铁 + 包车的模式进行的。这个模式对于我而言算是一个比较新的体验,以往的穷游都是青年旅舍和便宜的单人间凑合着住,路上遇到的人总是各式各样的,而这一次的旅行基本上就是圈在了一个范围内与团队(包括我在内一共六人)中的人进行社交活动。姑且先不谈及旅游体验的优劣,但起码这一个模式是一个全新的体验,而对于新事物和新模式的尝试,我总是乐此不......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宗之 reply

    我觉得你这人太……怎么说 太文明了,太好了。可能环境比较顺?猜的,勿怪

  • @宗之 质疑除自己以外的人的善意源泉是再正常不过的。稍微举个例子,那些不管他人感受的富二代环境顺不顺?或许这样举例不妥当,但一个人的品行不能单单归根到环境。环境塑造人有可取之处,但一个人真正意义的成长,具体还得看个人一个又一个顺从内心的抉择。

  • @宗之 另外,「勿怪」这一工于言辞的说辞其实是现代人自我保护意识的一种体现。实际上兵不能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大多数的时候反而会埋下隐患,人们为了语言上或者迎合别人,会有一天发现自己把为了迎合摆在尊重真理之上。

    可惜网上交流比较依赖言辞,人们经常过于把一个人表达出来的语言等同于那个人的全部。这样就产生了盲从,也因为盲从破灭后产生一言不合就翻脸,或者默默地心里拉黑此人。然而语言不等于人啊,我们被别人误解的时候都明白,但又不自觉地去因言治罪别人。因此,我看了你说「勿怪」,就想请你放心,我首先不会把我看到的文字等同于你的人格,因此不会去「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