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交友

社交离不开交友。

一般的虚话,可能会以接受、接纳一切朋友来表现自己的友善或接地气。但在我看来,虚伪的友善和接地气本质上已经是「恶」 ,用「恶」的心思去交朋友,是从骨子里不尊重对方。与此同时,我也深信且努力着如何不靠第一印象去判断一个人的实质,因此我欢迎一切可能或看似不可能的交友,愿双方都尊重这一次相遇。


一些现有的友

现实中身边的朋友主要是初中的同班同学,两小无猜之时便相识,相识多年知根知底,但成长之后大家始终存在不可逾越的精神代沟,倍感无奈。

在高中时,因作为校园欺凌中的冷眼旁观者所以几乎没朋友,一方面不甘愿加入到欺凌他们的群体中,另一方面也不愿意被欺凌。与此同时他们也是我愚昧堕落时期的见证者,我并不想从他们身上再次获知当年的我的不堪,这也暴露了我护短和逃避的坏属性。

到了大学,更多时候大家像是上演小社会的攻心计,当中谈得来有两三个,也算得上是无助时的依托。但更多时候,现实中大多人与我搭话,一句「在吗?」通常是为了让我帮其修电脑/手机,无事不登三宝殿,让我显得特别的憔悴。

在互联网上认识的朋友大多是无实际利益关系的人,他们有的人心地好。但我天然的距离感和不善于拉近的蹩脚对话让我难以融入到互联网的各种中文圈中,只能和少数的几个人有交流,几乎是点到即止。而这皆源于我一如既往、自相矛盾地认为在虚拟屏幕中评论和争论是浪费时间。

旁人的视角中,这属于我个体的愚昧和洁癖。

总而言之,线下朋友不多,线上朋友也不多

到谈及到恩师的问题,人的成长中总会存在许多真心对你的老师,他们都以自己的智慧和包容心去使你获得成长的空间与资格。现实中恩师总是忘不了小学三年级的班主任和初中的级长,他们是唯二不计较我这样的话多纪律差的问题学生的老师,但由于我后续的自甘堕落与自我抛弃让我至今仍认为自己辜负了其期望,无颜面对他们。

在互联网中的恩师@zhaobo,他让我意识到这个世界有多大,甚至间接性让我摆脱了轻度抑郁的困扰。能偶遇到这样值得敬重的、优秀的老师,我确凿幸运至极。调侃一句,我这种夸奖之词看上去像是传销入教,但笨拙的我确实不懂得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激。因而,我在文章中提及到的 @zhaobo 皆为以上的这个人。


点击返回 About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