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反思
博客的归档中的旧文,是一种变相的公开处刑。现在的自己对过去自己的观察,进而料想到未来的自己也会如此看着如今的自己。可笑抑或是唏嘘,皆有可能的结果便是不得而知。 细心观察旧文中的连词和过渡语,多倾向于口语化的表达,有些用词甚至可定义为无意义。正如某人所言,这些词是为呵护读者(包括自己在内)的玻璃心而存在。现在看来,撰文时的强制修正和自我克制是必要的,口语之所以为口语,还需留于 Face to Face 的时刻。 在数字技术方面的文章,总是抑不住消费主义导向的心思,笔下的文字有意无意地透露出「花钱便是优质」的意味,这是需要自我警惕的。 在日常方面的随笔,明显减产甚至归于零。这......
抑郁的人,总会向着自己的灵魂叫喊道「我是不可能摆脱这种无限的痛苦的」。 自卑的人,也同样会向自己的心灵呐喊道「我是不可能摆脱这该死的自卑的」。 我曾经是一个抑郁症患者,到现在同样是一个自卑到极点的人。我不为被歧视而掩饰,同时也不打算用此作为自己博同情的筹码。但倘若必须使用话语来表达,那么抑郁与自卑就如同骨子中的一些杂质,几乎不可能被清除干净的。甚至可以理解为,在有限的生命内,这些东西将会伴随我的一生。 自己能做的,就是把当中的百分比给降下去,要么用无色无味的水般生活去冲淡,要么就是引进新的杂质(企图让潜在可能的化学变化得以实现)。 总而言之,我的一生......
无言,并不是不说话。有时会冠以「沉默是金」的伪褒义词。更多时候,只不过是已经找不到合适的话去表达罢了。说到底,不信任自己内心中无力挣扎的效果。 人的复杂性和多面性不能简单用言语说清楚。可当得出以上结论的时候,是否意味着我写的东西就已经没有意义了呢?这充满了悖论气息的东西,一直在我心头上缠绕着。 想太多,看太少 其实,我之所以会害怕继续深入思考,因为我怕终点总会到达那失败的彼岸,无限无意义的轮回思考,在不断暗示自己不过是一个凡人。这种责任使我倍感压力,以逃避面对。 毕竟细想之后,其实得出的结论已经不能称之为结论了,不过是情绪化的产物罢了。
迎合和讨好 迎合和讨好别人的事,我总是半惯性半理性地去做。其实自己亦知道这并不是相处中的优选,可仍义无反顾地重复再重复。可偏偏,这些东西都是无可避免的,又仅能从自己的文字中表现出来。那种说不清的软弱和无奈,像空气一样,存活在属于我的每一样东西上。或是文字上,或是动作行为上。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两者的初次接触,会从对方的外貌、衣着品味、谈吐去评价对方。可越是深入了解,单凭这表面的东西,越是察觉到难以维持。慢慢地,潜意识中或者是思索过后,会明白,语言不过是最主观且表层的工具。把事做好了,固然可以在大致上掩饰情感的苍白。可以正如大家所达成的共识,友好和谦逊......
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兆头,但未必不是一个彻底坏的选择。 可料想到,现实中,沉浸在自己世界的情况并不少见,有时候还会冠以「低情商」的评价。自负,应该是根源。我们应该意识到,很多人都有或者说将会有这样的觉悟,既然如此,又有什么资格去嘲笑和瞧不起别人呢。莫欺少年穷,日后见真章。 说到底,就是观点与时间维度的同步推进。 你获取外界知识信息的多少,一方面和你的能力是相关的,但是,浸泡在当中,也容易出现别样的情况,这正是和你的另一方面的缺乏获知别人的获知情况是相关的。别人怎么怎么样,不是单靠一个眼神就可以清楚了解的,即使看人再通透,总会有灰暗的部分。揣测......
童稚时,大概是受亲戚们的影响,耳濡目染下,便觉得成功便是像比尔盖茨那样赚很多的钱。但那时候并不清楚究竟拥有很多钱是什么概念。可物质欲望得不到满足,却让我有了穷的概念。 可是穷人穷的根源是否在于他们不思进取呢?抑或是阶级分化的结果? 我从来不敢贸贸然认同什么,也不会轻易否定什么,当真相还没有完完全全暴露在我的面前之前,我甚至不敢下定论。即使在某些时间段来说,这是一种迂腐。可我依然有自己这天生的犬儒和保留。我苦恼,我甚至在纠结,是否因为我从来没有尝试过有钱的感觉,所以才会有这种疑问。于是,我克制而保守,心中揣度着有钱后可能会出现的想法,且又不直接表露。 但......
人生有多少个二十年,倘若平安大吉,或许能有个四五回,再不济也会有个三四回。可笑但可恨的是,世事难料,谁能料到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呢。于是,二十年的光阴,充裕而漫长,不管是用分钟还是秒数换算,起码数值上让人感慨。可是,来不及惊讶,就这二十年里,我仿佛一直在原地踏步,蹉跎的岁月里,一事无成。 曾经的我,信仰着聪明与智力,以为单靠智力就可以战胜和获得一切。后来的我,能力配不上野心,想从信仰智力转变成信仰勤奋,却未料到智力并不代表智慧,信仰的改变不是说变就变。 于是,二十载,我失去了信仰,失去了野心,失去了本我。 这仿佛是上天对我的惩罚。 从儿时开始,就不懂如何和别人打交道,一直活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