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随笔
现在的我依旧是处于未就业的状态。 最近,所有现实中的朋友看到我,都第一时间问我是不是已经工作了。当我说出我还没工作的时候,大多数人都显得很意外,人这种生物会本能地对以往乐于自我表现的人进行关注,可惜这一次的被关注者是我。姑且不考虑他们的反应的真伪,这种多人询问的焦虑和压力,让我自以为失去了矫情的动力,可在不断地说服自己不是矫情的时候,我又陷入到了矫情圈套的命题中。矛盾的煎熬不能忽视的,让我确凿乱了心神。 我想做什么,我能做什么,我要做什么。 这是我现在正在考虑的问题,但其实我知道这些问题的解决办法就是不是去想这些问题。可这一系列的考虑已经暴露了我......
实习地点 最近我都没更新我的博客,其原因不是我懒,而是我有点小忙。具体表现就是我最近都在实习,身着正装衬衫皮鞋,朝九晚五。 每天回家都很累了,我对自己因为累而不能做更多的事而不安且惭愧。 虽然这个博客没什么人看,但起码的,我建这个博客的初衷并不是为了曝光率的。
清晨,自己的内心突然给自己抛出了这个问题。我深思了片刻,思绪回到了很遥远的过去,故事开始浮现在脑海里。 小学毕业了,只是匆匆地拿了毕业证和毕业照片之后,就各奔东西了。那时候,最直接的感知是,「那不过是暂时的假期,大家很快就会再见面的」,导致现在我脑海中的记忆碎片,仅剩告别的瞬间那还没聊完的游戏攻略。 这是小学最漫长而又无压力的暑假,没有暑假作业的打扰,只需记得什么时候初中开课,而那日子还远着呢。每天都在电视、游戏中度过,仿佛没有了时间的概念,直到一通电话打破我的日常。 那是来自我的一个小学同学的电话,这个同学和我在小学基本上是不靠近的,他也是大家眼中的问......
停更博客有一段时间,现在我稍微整理和总结一下最近的生活。 总的来说,我的生活由两部分组成,一是现实生活,二是互联网生活。 首先说一下现实生活学业的杂事 这段时间,其实还是挺累的。我虽然已经是大三的人了,但是学校安排的课程依然很多,一个星期基本上有四天是有课的,相比起很多其他专业的学生,我们专业的学费完全没有浪费一分一毫,课程加量不加价。 然而,学业的繁忙,让正打算尝试性去考研的我非常苦恼。一方面在准备着考研的复习,另一方面又不能放下自己专业上的内容。这里说的学业上的内容是指每门课规定要做的作业,至于这门课具体说的是什么,其实无关轻重。让人哭笑不得的是,老......
说下缘由,最近有一节课,说的是沟通管理。课程的内容是 四个人为一个小组,每个人写五张小纸条,每张小纸条上的对象是小组内人员、除小组内成员以外的随便一个人,以及自己。具体写的内容是关于对那一个人的印象和看法。 我是相当不愿意参与这样的课程内容的,和别人的互动一直都会让我很不好受,从而处于相处中的劣势方。再者,公开场合上讨论别人,会有一种触碰自己或别人隐私的感觉。 当然,也算不上侵犯,只要你愿意,随便瞎扯也是可以的。 好吧,以上的详细细节就此打住。现在说一下关于我个人的。 没料想到有人写我 嗯,这个确实是始料未及的事情。本以为只有小组内的人会写我,没想到,居然会......
有些尴尬,有些无奈。前一秒还是正常使用,再一次开机的时候,在光驱位的机械硬盘就坏了。本来是打算回学校的,然而遇到了这种意料之外的情况,自己的心情难免难以平复。 当初想着要找个机会把东西都备份一下的,可是一直的拖延症让这件本来应该完成的事情,迟迟没有完成,我也不知道该抱怨,还是应该骂自己倒霉。我很想去释怀的,可真实的感受告诉我,我的那一点点微不足道的痕迹,就这样和丢失的文档一起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我一直想找个机会、找个契机来证明自己曾经存在过,可是现实总是让我不得不清醒。我很懊恼,我不明白,我活了二十几年,可连这小小的事情都无法很好地做好。 当我丢失了......
自认为,哪怕今天里有再多的繁琐事事,但第一件必须要想起和谨记的事还是母亲的生日。 稍微算了算,母亲现在也53岁了。想当初生我的时候才 30 的样子,眨眼间,我也二十多了。即是她老是在自嘲说自己是高龄产妇,然而在我心中她是永远的女强人。 打算后天回学校的,但是又不想那么快就离开家,心中充满了纠结和无奈。 别的还是不说了,先把手头的事情做好再算吧。